-

“諸位太上長老,煩請你們動用絕世神兵,前去劫殺此子,不管付出任何代價,都要讓他知道聖地的威嚴!”

眼眸中帶著怒火,玄光聖主直言,更帶著滔天怒意,事情到了這一地步,出乎了他的預料,不過陸凡做出這種事情,他也絕不會輕易放過陸凡,堂堂玄光聖地,豈能被人隨意欺淩。

“聖主放心,我等絕不會讓聖主失望!”

諸多太上長老紛紛點頭,眼神中更有寒光湧動,若是有朝一日,他們與陸凡相遇,必會讓陸凡付出代價。

膽敢如此無禮,對玄光聖地眾人出手,就連太上長老都死於非命,這對於他們玄光聖地而言,簡直是莫大的恥辱。

浩浩蕩蕩的隊伍出發,玄光聖地的諸多太上長老,向著東域某個地方踏去,更帶著無上氣勢,所過之處讓人有所忌憚。

他們非常清楚,玄光聖地如此行徑,必是要對殺手王朝的昊天出手,今日殺手王朝昊天將玄光聖地的太上長老擊殺,他們自然也不會清楚,整個東域更是議論紛紛,顯然是冇想到,沉寂三年的殺手王朝,如今又開始復甦,就連玄光聖地的道玄都死於非命。

要知道在三年之前,玄光聖地的道玄奉命剿殺殺手王朝昊天,整整找了他們三年之久,可惜他們卻一無所獲,如今陸凡再度出現,更是擊殺了道玄太上長老,他們豈會善罷甘休。

而與此同時,在林家之中,林家叔祖皺起眉頭,他也是剛剛得知道玄被人擊殺,心中也是有些焦慮,陸凡的再度出現,對於他也有著莫大壓力。

就連道玄都死於非命,恐怕陸凡下一個目標便是他,如果真是如此,他還真的要防備,不來豈不是要被陸凡有機可乘。

畢竟陸凡現在的實力,想要對付他也並非難事,就連道玄都能輕易擊殺,他自然也不是陸凡對手。

“叔祖,昊天三年未曾出現,如今忽然出現,恐怕是早有防備!”

一名弟子出言說道:“如此一來該如何是好,叔祖可有打算!”

“他既然出現了,玄光聖地可不會坐視不管。”

露出淡淡笑容,林家叔祖毫不客氣:“他若是膽敢來我林家撒野,必要讓他知道厲害!”

林家諸多子弟也紛紛點頭,對於林家叔祖之話也是頗為讚同,他們荒古林家是何等存在,又豈能夠受到他人威脅。

想到此處,林家眾人更是氣勢淩雲,帶著一往無前之勢,隻要陸凡敢來撒野,他們便會讓陸凡知曉厲害。

而在城池之中,陸凡等人頗為低調,並冇有在城內肆意妄為,反而封鎖了整座城,讓人進出不得。

他們要在這裡休整,目的便是為了躲避聖地追蹤,如果讓城池之內的人隨意出入,必然會暴露他們行蹤,畢竟不久之前陸凡擊殺了道玄,這對於整個玄光聖地而言,必定不是尋常之事,甚至玄光聖地會派出絕世高手,向著陸凡尋找,對於這一點殺手王朝的眾人自然清楚。

而與此同時,徐飛與趙姐也來到了城池之內,他們明顯能夠感覺到,陸凡等人也在這城池之中。

“你們可算出來了!”

鬼影望向徐飛:“一路上給你們做好標記,你們應該冇有被其他人發現吧?”

“自然是冇有的!”

趙姐微笑道:“我們的偵查力還是很強的,不會讓其他人發現,你就放心好了!”

鬼影微微點頭,他現在可是頗為緊張,陸凡擊殺了道玄,玄光聖地必不會不管,所以他們自然要小心為上。

“真是冇有想到,我家舵主實力如此之強!”

徐飛大大咧咧:“我在來的路上,可就是已經聽說,舵主將道玄給擊殺了,還真是讓人興奮!”

“那你的訊息倒是挺靈通,舵主的確將道玄擊殺了!”

牡丹露出微笑,同時向著城中樓閣望去:“舵主正在樓閣中修煉,你們去與舵主相會吧!”

徐飛與趙姐微微點頭,也冇有絲毫避諱,直接向著樓閣之中踏去。

等到不久之後,他們纔來到樓閣之中,而在樓閣的最上麵,陸凡盤膝而坐,見到徐飛而來,這纔出言說道:“你們可算起來了,今日此事非同小可,在這城中勿要亂動,城之外已經佈下陣!”

“我可從來冇見過你這麼緊張過,不就是殺了一位太上長老嗎!”

徐飛微微聳肩:“你倒是不用那般計較,就算是玄光聖地想要對我們出手,那也得他們有這個本事纔是!”

“你的口氣倒是不小!”

陸凡微微搖頭:“擊殺了聖地的太上長老,這對於玄光聖地而言便是**裸的打臉,他們可不會袖手旁觀!”

“話雖如此,但舵主也未免太過擔憂。”徐飛聳了聳肩:“我倒是覺得我們應該趁著火熱,直接對林家叔祖出手,如此一來才能夠彰顯殺手王朝的威嚴。”

“說的倒是輕巧,玄光聖地的諸多太上長老,已經攜無上神兵前來,到時候如果真的打起來,我可不是他們對手。”

陸凡微微聳肩:“更何況事情到了這一地步,玄光聖地不會罷休,若是與他們對上,更會引起風波!”

“什麼,攜無上神兵?”

徐飛愣在一旁,臉上瞬間變得尷尬起來,他剛纔也不過隨便說說,如果真的如陸凡所言,玄光聖地攜無上神兵前來,他們還真要掂量掂量,不然便是自尋死路。

“話已至此,我也不願再多說了,你們兩個便在城中不要亂動。”陸凡出言說道:“道玄已經被擊殺,剩下的就是林家叔祖,我也絕不會讓他好過!”

“如此便再好不過!”

露出淡淡的微笑,徐飛也頗為滿意,隻要將林家叔祖也解決掉,他們林家的大仇自然便算報了。

隻是陸凡卻有些擔憂,現在他們情況危急,恐怕不容樂觀,擊殺了玄光聖地的太上長老,終究不是一件尋常之事,甚至會引火燒身,這也是陸凡最為擔憂的事情。-